新闻搜索
关 键 字: 分 类: 搜索范围:  

甲供材实操问题

浏览次数: 日期:2015年8月29日
甲供材实操问题
 “甲供材料”简单来说就是由甲方提供的材料。这是在甲方与承包方签订合同时事先约定的。凡是由甲供材料,进场时由施工方和甲方代表共同取样验收,合格后方能用于工程上。甲供材料一般为大宗材料,比如钢筋、钢板、管材以及水泥等,当然施工合同里对于甲供材料有详细的清单。
特点:  对于施工方而言,优点就是可以减少材料的资金投入和资金垫付压力,避免材料价格上涨带来的风险。对于甲方而言,甲供材料可以更好地控制主要材料的进货来源,保证工程质量。
  从材料质量上讲:其质量与施工单位无太大的关系,但施工单位有对其进行检查的义务,如果因施工单位未检查而材料不合格就应用到工程上,施工单位同样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从工程计价角度说:预算时甲供材必须进入综合单价;工程结算时,一般是扣甲供材费的99%,有1%作为甲供材料保管费 从特点看可以澄清两个问题: 1、投标时甲供材要不要计入投标价格中? 预算时甲供材必须进入综合单价; 2、工程结算时甲供材如何操作? 工程结算时,一般是扣甲供材费的99%,有1%作为甲供材料保管费 这两个问题这样回答有些简单,下面引深解释。 从字面意思上看,甲供材没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含义,但甲供材在答疑问中却频繁出现,下面谈点个人操作的看法: 1、甲供材不同于暂估价材料:一般说,甲供材建设方已明确了材料的品牌、规格、型号、单价,而暂估价材料从招标文件中看不出建设方已明确的意向; 2、甲供材很容易转化成暂估价材料:因为在工程实施过程中,由于各种原因,导致建设方放弃原甲供材料的品牌、规格、型号的因素很多,这时,甲供材的操作可能就会就成暂估价材料的操作模式(具体见第二讲暂估价材料实操问题); 3、甲供材很容易转化成甲指乙供材料:建设方在工程实施过程中,由于管理能力不足,有可能将甲供材变成甲指乙供材料,这时操作同暂估价材料的操作模式; 4、甲供材的最难点:甲供材在投标和施工过程中问题可能不是很多,但在结算或阶段性结算(报量时)出现的问题就是成堆了,我想从下面几点来解决这些问题: (1)程序上:很多问题如甲供材计不计税、费、如何在结算中扣除等,这些都是程序上的模糊认识,现在我列程序上的公式以此操作: 工程最终结算金额-应扣甲供材料金额*0.99(或协商费率) (2)工程最终结算金额:这条名词没有什么悬含,就是甲乙双方确认的工程应该入帐的应收款金额(包括甲供材料款); (3)*0.99:这个问题也容易理解,“工程结算时,一般是扣甲供材费的99%,有1%作为甲供材料保管费。”施工方给自己留下了1%的材料保管费; (4)应扣甲供材料金额:甲供材真正的难点都是围绕这一名词而展开,说清这个问题就要从头说起,也就是招标阶段开始说起: 第一种形式:甲供材执行**定额含量:这种模式在国企和政府标中常用,这一条款操作不好能让施工方赔上裤衩。我们知道,现行的定额含量大都是上世纪的经验积累,和现在的工艺很多完全不同,但投标时必须被迫执行定额,材料含量与实际相差很多,最简单的如墙、地面铺砖,安装费到头不过100元左右,就算砖材料单价也是100元/m2,定额含量一般2%-4%,现在铺砖的实际损耗超过20%,铺砖利润就算有20%,与砖损耗相抵,铺砖这项实际没有挣到钱。第一条说了,甲供材料不同于暂估价材料和甲指乙供材料,后都在施工中施工方可以化解损耗的成本,而甲供材损耗的矛盾在施工中化解不了,针对这一条操作,只有在投标阶段计取风险费一项来化解将来的损失; 第二种形式:招标文件中确定甲供材料的数量和单价后,由投标方确定损耗率(这种方式开发商运用的比较多):这条方法实际上是在人性的背后隐藏着阴险,投标方计取损耗率后,肢加权汇总成一个损耗金额,这一金额计入投标总价,老预算员可能有体会,房地产工程0.1%的总价可能决定生死,这一损耗金额可能就占总价的0.1%,有些没经验的就说:反正这一金额不计入合同金额,多少与合同价无关,这一金额确实不计入合同总价,但到了结算时,有关无关立杆见影的显示了出来,如洁具安装,安装一套洁具几十元,一套洁具上千元,一栋楼丢两个龙头,损坏一个马桶赔上5000元,回头再看一栋楼的洁具安装又没挣上钱。 第三种形式:甲方向施工方付款,施工方统一向甲方开工程发票,供应方向施工方提供发票后从施工方拿钱,这一条把挂靠的人要坑死,甲方付的甲供材款除了税金就是1-2%的保管费了,还不够上交挂靠管理费的,有些工程甲供材占造价的40%以上,挂靠方不事先向介绍人、挂靠单位打好招呼,恐怕又要白忙了。 说了半天招标形式再回来说结算形式:甲供材扣款金额公式很简单:=施工方领用数量*甲供材单价,有人问税金退不退,在报量时施工方开具的发票里包含甲供材金额,也就是那时施工方已经交税了,退甲供材时当然不退还税金了。   这时引伸出一个问题:甲供材单价,甲供材单价招标文件或合同文件中一定会体现出来,问题就出现甲供材单价调整,有人说结算时甲供材单价调高好,他要能理解甲供材的三种形式就不会说这话了,甲供材单价调整和普通材料单价调整的程序是一样的,多一个程序就是结算时要将扣回的材料金额也要加权汇总算一遍差额,只不过差额不再*0.99. 最后衍生出两个问题:甲供材复试费,只要合同中没明确,这项费用一定向甲方索取,甲供材操作中施工方唯一获得的利益就是不用垫资可以取得材料和不用对甲供材料质量负责,其他的全是风险,所以,不能让甲方再剥夺施工方的这两点利益了。 定额含量:涉及甲供材的定额子目,预算人员千万不能掉以轻心,一定把所有项目的定额计算规则研究透砌,因为甲供材在单价、定额含量上都没有操作的空间,唯一能做的就是该算的工程量算回来,洽商变更部分的甲供材不要忘记计算,否则结算后倒赔甲方N%的材料费,项目经理、预算员日子都不会好过。 关于甲供材网络里搜出一条有点价值的概括:甲供材就是甲供材料.所谓甲供材料建筑工程,是指由基本建设单位提供原材料,施工单位仅提供建筑劳务的工程。对甲供材料建筑工程的计税营业额,应按料、工、费全部价款计征营业税。财税字[1995]45号文件规定,纳税人从事建筑、修缮、装饰工程作业,无论与对方如何结算,其营业额均应包括工程所有原材料及其他物资和动力的价款在内。例如,某项建筑工程总造价是1000万元,其中原材料部分700万元,由基本建设单位提供,施工单位提供的应税劳务为300万元。这里,施工单位的计税营业额是1000万元,而非300万元。税法之所以这样规定,主要是防止纳税人将包工包料的建筑工程,改为以基本建设单位的名义购买原材料,从而逃避营业税收。   但是,在实际工作中,确实存在由基本建设单位提供原材料的情况,纳税人在签订甲供材料建筑合同时应当注意将基本建设单位提供的原材料部分的营业税及附加,作为工程总预算的一部分,由基本建设单位负担。这是因为:如果是包工包料工程,其建筑利润中本身就包括材料差价和材料部分的营业税收。由于这部分材料改由基本建设单位提供,其相应的税收也应当由基本建设单位承担。建筑公司应当向基本建设单位讲明上述税收政策,征得基本建设单位的理解,从而避免本公司的额外税收负担。   对甲供材料合同,还可以采用改变原材料购买方的办法,达到节税的目的。中国造价行业对甲供材的理论还停留在纳税环节,达到了基本不吃官司的目的,再往下没人管了,今天提出甲供材的性质问题,不是为自己通关铺垫什么基石,而是为了解决以下问题。 1、甲供材的二次检测费; 2、甲供材质量原因引起的返工; 3、甲供材因供应时间问题引发的窝工; 4、甲供材未按指定地点装卸如何处理; 5、甲供材领用、退还、损耗等问题; 6、甲供材保管费问题; 7、甲供材的数量数量确认问题; 8、甲供材的(中期、终期)退扣款程序等问题。 甲供材的性质:承包方委托发包方购买、运输、装卸材料而最终用工程款抵扣材料款的全过程活动。 甲供材虽然是发包方的自觉行为,但要理解成承包方委托,因为发包方拿的是承包方的钱去买的材料(再在此重申一下钱的性质,此时的钱已经姓“承”不姓“发”了),如果没有承包方委托这一前提,发包方成了抢夺承包方的钱了。 发包方的责任:按时、按量、保质地完成承包方交给的供货任务。人为了利益,随时可以转换自身的角色,这时的发包方百分之百是承包方的孙子,成为承包方的一个采购员,1-4条的问题出现100%的责任在发包方,因为当孙子要负好责任。在角色转换过程中,发包方实际承担的风险也非常大,承包方可把所有与之沾边的责任全部推卸给发包方,因为降低10—20%的材料费而是否染上一身烂疮要看发包方的免疫能力了。 扣款的风险:甲供材管理的另一个风险就是承包方多领材料,一但这个“多”字达到质变的数量,不是承包方找发包算结算了,而是发包方要请求承包方结算,这还不算最可怕的,如果算出的结算工程款金额不足以抵扣甲供材料款,发包方就要被迫去凑材料款这个数字了。 甲供材从招标、合同签订、施工、调价、结算、扣款是一个环环相扣的过程,任何一个环节失误,都会给某一方造成利益损失,甲供材性质里也说明了,这是一个全过程的活动,发包方给了承包方这个机会,想获得利益就从每个环节中去寻找对手的漏洞各失误,总之:在甲供材环节,有矛盾扩大矛盾,没矛盾制造矛盾,矛盾越多,结算时承包方的筹码越丰富,这是高智商经营活动,造价的乐趣也就是体现在这种过程中,相比那些多算工程量,重复报变更这些上世纪的经营骗术,除了自欺达不到欺人的目的了。
所属类别: 工程造价咨询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